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韦斯莱双子】搞不明白

#ooc

他哭了一场,睡了一觉,除了没有弗雷德之外,感觉一切都没有变过。
一位巫师想要在平地上凭空造出一座高楼最多也不过一天—更别提复原一座损坏并不很大的城堡,几个巫师念念咒的功夫就能使它完美如初。
只是眨眨眼的时间,巫师能恢复很多东西。
大到霍格沃茨,小到一只无意中摔断的镯子,可是为什么就不能把死人复活呢?
一条咒语就能搞死的人,为什么十几二十条咒语都救不回来了呢?
他搞不明白。
谁也搞不明白。

“梅林也搞不明白!”
弗雷德的面孔和声音又一次出现,在他恢复清醒后的一个多小时里这种闪回已经多到足以淹没他饿的有些虚弱的躯体。
他又一次下意识地伸手去触碰那幻象,尽管他已经清楚不需要触摸它们都会自己消散。
没有消失。他快要哭出来了,那么立体那么清楚的弗雷德—
“嘿,别闹,有够别扭的。”弗雷德对他的突然兴奋充满了不解,我不就是没有找到厕所吗,搞的和生离死别一样。
没有消失,没有消失,没有消失!!
他倒是对弗雷德的心理活动完全不清楚,一通乱摸后突然抱住那一脸茫然的家伙,有些无助的哭了。
啊???
弗雷德懵的越发厉害了,怀里的他就像…嗯,像什么可爱的小动物一样,他抬手揉揉人蓬松的红发:“好啦,乖,别哭,这里没有厕所我们可以出去找找嘛,走吧。”
“不要……”他拽的更紧了,“别走。”
“可…”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弟弟,弗雷德把话咽了下去—
可是我想上厕所啊(´;ω;`)…………

「这样真的有用吗?医生? 」
「音乐疗法会保存人一部分的记忆,然后会根据患者的想象编造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也是逃避现实的一种做法吧,比一忘皆空更彻底与温和一些。」
「希望成功吧,我们都不希望他继续这样下去了。」
乔治听不见他们的话,他现在很开心,这样就够了,对吧。
那他以后还会开心吗?
谁也搞不明白。
———
好久没写双子了(´;ω;`)
这篇我以前是想写中篇的,已经不会写了(自杀)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