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信兽】小太阳

#短篇一发完
#全程第三人称

咔嚓。
他对着异乡的太阳,用镜头记录下了异乡的灿烂光影。
如果他还在的话一定会笑自己对太阳的情有独钟吧…不过我也只有拍太阳好看些啦。他低头翻翻相机里的照片,然后收好相机,等待对面的指示灯完成红光与绿光的交替。
一阵刺耳的轮胎擦过柏油路面的声音。
“快!快闪开!”司机的话在疯狂的喇叭声里细微到不可闻,“刹车失灵了!”
幸好最后一束进入他眼里的光是阳光。
而那束阳光属于他的小太阳。

他一直说温尚翊是自己的小太阳。
怕热到死的温先生总是做出一副想吐的表情,然后不满的表示。
“我才不要做太阳呢,那么热,恶心别人,烤死自己。”
“但是阿翊是小太阳啊,小太阳是暖暖的—也可以是软软的。”
然后每当这时候他就会像只扑食的大猫一样把自己的爱人扑倒在地上,美名其曰“拥抱太阳”。
“好啦,快起来—”这招总是百试百灵,尤其是对本来就没有生气的温尚翊来讲,这时候被压在身下能做的除了劝这只超重的大猫爬起来外也就只有揉揉人的头毛了,“明天就到截稿日了。”
“阿翊快闭嘴…不催稿我们还是好麻吉—”
“可是冠佑有催啦。”
“吼,你还怕他吗—”“凭爸是怕他家的霸王花了,他说这次再拖就把我们推给玛莎。”
“……干。”吓得他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他是一位作家,他的爱人温尚翊是一名摄影师。
“世界知名的摄影师—怪兽先生!!!”
“喂,别这么说啦。”
“又不是我讲的,是杂志上写的!”
温尚翊是很有名的摄影师,学历高长得好年纪轻轻事业有成随便一拍都是艺术品,这么好的人自然是广受追捧的啦。
他就是千千万万的追捧者之一,比较好运的之一。
因为不错的文字功底,他名正言顺地挤进了温尚翊所供职的杂志社的作者行列,并且十分巧合的与自己的偶像组成了搭档,负责为温尚翊的摄影专栏配文。
成了搭档,成了朋友,成了爱人,一切看起来都顺理成章。
然而一路都来这么顺利,也没有了再顺利下去的理由。

为什么他这么喜欢太阳呢,他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是大学毕业后吧,那段时间足够黑暗了。
脱离了象牙塔,所学专业又不好找工作,告白被拒,全家人都不理解他的性取向,脑子一片空白,前途一片灰暗——
还有比这更适合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刻吗?
没有。夕阳西下,跳河自杀的好时机。
“啊,先生,能让我拍一张吗?”
“嗯?”他回头看,看那人在夕阳余晖下的轮廓。
好像,那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啦。
“当然。”
严格来讲,这才是第一次相遇,傍晚时分碧波粼粼的河畔,他第一次遇到了自己的小太阳。
于是之后的事情,就不再那么像巧合了,努力成为温尚翊的搭档,努力与他交上朋友,在一次酒过三巡后换来隔天早晨的温存。
得来不易的爱情,失去的却简单的不可思议。

在爱人外出的五天后,他等来的只有一份密密麻麻的空难失踪人员名单。
他捂着眼睛瘫坐在沙发上,好像…又看不见光了。

在房租到期后他没有再续费,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收集好温尚翊未完成的摄影集,起草文稿,他想完成爱人未完成的旅行。

还好,我已经写完最后一个字了…他这样想着,终于安心地闭上了眼睛,他似乎看到了温尚翊,那天夕阳下的摄影师,微笑的牵起他的手,说了一句:“一起走吧。”

《失去你的风景》再版重录,在同性法案通过的今天,为陈信宏先生与温尚翊先生致上祝福。
Love is Love,与性别无关。

—————
这篇居然有1314个字x
流水账系列嗯…
观察实录明天来吧x反正也没有人看x

评论 ( 16 )
热度 ( 14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