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信兽】Need Your Blood 01

#不是序了!

#大概是吸血鬼设定x

  “干哦,小偷还敢这么嚣张。”温尚翊抬脚就把那家伙踹到床下去了。

  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动静。

  他胡乱地套上衣服,然后把手伸到床下去够自己的裤子——结果钓上来一只喵喵叫的小毛球,喵喵叫着变成人把他压在了床上。

  两个还一点也不熟的家伙就尴尬地在床上脸对脸地对视—神经病啊!

  “那个……”尴尬事件主人公温尚翊首先打破了沉默,“小伙子呀,你先放开我,我会考虑一下的。

  “你记起来了?”说这话时那家伙眼中都闪着光。

  “当然啊,我是律师嘛,法律在我心,”温尚翊一边说着一边尝试着逃出来,“如果我们好好谈,我是不会把你送到警局去的,毕竟入室盗窃初犯也没啥。”

  那人眼中的色彩黯淡了几分:“我不是小偷。”

  “嗯嗯嗯,你不是,你放心只要我们好好谈谈,我是不会报警的—我一向说一不二。”某人很自以为是地鼓励道,“其实呀,小伙子,走投无路也没必要去偷去抢……”

  男人打断他的话:“你看我能变成猫,还像小偷吗?”

  “超能力嘛,你也不用自卑,世界不会歧视你的。”

  “看来你真的全忘了,”男人叹了口气,站起来就准备要走,“你先休息吧,我明天来和你解释。”

  “喂…”我忘了什么啊!温尚翊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袭来的倦意堵住了喉咙,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还好今天周日不用加班…温尚翊带着小庆幸伸了个懒腰,这可能是恁爸这辈子睡的最舒服的一次。

  睡的舒服是一回事,把昨晚的事忘的差不多也是一回事,在卧室到厕所的途中那地上的一地猫粮才让他确定这是真的,这不是梦……干怎么突然就唱起歌了。

  我不会是得了猫病吧,这么想着温尚翊把牙刷送进了嘴里。

  “早!”回忆刚进行到一半记忆里的脸就和眼前人重合了,吓的他差点没有一口牙膏沫呛死。

  但那位突然出现的家伙非但没有一点愧意,而且还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差点扼杀一条生命一样一边掏出书来往水池上堆,一边还欢快地说:“我给你带了书!从冠佑那抢…啊不拿的,全是历史课本—看了你就能想起来了!”

  温尚翊不为所动地继续进行着自己的日常任务漱口,一边瞥了眼堆起来比他都高的书,“你冷静一下…你先说说你是谁好吗,或者你是什么。”

  “对哦,我一直没自我介绍,怪不得阿翊你以为我是小偷,”那人一拍脑袋,“我叫陈信宏,是吸血鬼。”

  “噗———”

  第二次见面以陈同学用牙膏沫洗脸拉开了帷幕。

  在经过简单的讲解后温尚翊大概了解了情况,对了,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在厕所里干这个,很好闻吗???

  “所以说,我被你咬了,然后你是吸血鬼,这咬一口就结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契约—于是我就成你的仆人了?”

  陈信宏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也就表示我必须靠我微薄的工资养两个人?”

  “……非要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挺好养的……”

  “你吃猫粮吗?”

  “不吃。”

  “那我必须得养你吗?”

  “怎么讲,这个契约是这样的,如果我饿了,你就是两倍的饿,如果我饱了,你就很满足,比如现在…”

  “咕—”温尚翊揉揉自己的肚子,“你现在饿了?”

  “嗯。”

  “这个契约可以取消吗?”

  “你死或我死……”

  “懂了,所以你是要吸血吗?”

  “不,萝卜就可以,要红的。”

  “蛤?”

  所以吸血鬼都是兔子来的喽?温尚翊在冰箱里翻翻找找,最后挖出两根胡萝卜丢了过去,“生吃?不用煮一下吗。”

  陈信宏接过萝卜没说话,一低头一抬头萝卜就瘪了下去,速度之快就像萝卜干制作流水线:“唔,还有吗?”

  温尚翊自己饿的也不舒服,“没了,我去买吧。”

  “我也要去!”陈信宏把手举高高。

  “外面有三十八度诶,你不怕太阳?”

  “不怕。”

  “搞虾,吸血鬼不怕太阳那不无敌了。”

  “没…我挺怕饿的。”

  “………哦。”

  温尚翊去房间换了件衣服,等他出来一抬头,就看见沙发上全副武装的陈信宏。

  长卫衣长裤子墨镜口罩鸭舌帽,大夏天的穿成这样怕不是失了智,而且这么“低调”,知道的说是吸血鬼上街,不清楚的还以为是巨星下凡嘞。

  然而陈某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疑似失了智的打扮,看见温尚翊出来还挺开心的,蹭的一下坐起来:“要走了吗?“

  “当然…”温尚翊努力地搜索合适的词汇,“不过你不觉得你这样穿有点夸张?”

  “我感觉挺好的,”陈信宏低头看看,然后又坚定的说,“而且太阳那么大,不穿多点得疼死我。”

  “可你不是不怕?”

  “不怕归不怕,只是不会死啦,疼还是要疼。”

  “真的没办法吗,不然你别去啦,穿成这样我看着都热。”

  “别…别!”他突然就慌了,“我有一个办法!”

  于是温尚翊就揣着只猫出了门—圆了他的一个梦,小猫蜷在他怀里,小楼梯时小脑袋一抖一抖的,温·宇宙级猫奴·尚翊同志被搞得春心萌动,兽性大发…不对,总之就是向陈·现在是乖巧的小猫·信宏伸出了罪恶的手,撸了一路的猫。

  被揉了一路的后果就是衣衫不整,陈信宏摊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幻想着自己日后报复回来的美好光景。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