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信兽】独角戏

大家好,我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忙里偷闲来改文了_(:_」∠)_
全文框架与设定以及部分对话均搬自日剧《两个人的独角戏》预告cut1。
描写与细节原创,有改变叙述顺序,如不妥即删。
OOC有,欢脱向有,以上,如果可以的话↓
——————
  直到高一开学的三个月后下午最后一节课临近放学时,温尚翊才发现隔壁桌的大佬——

  是阿信啊!!!

  1、温尚翊的独角戏

  教室里的空气突然就凝固了,他微微偏头看了一眼隔壁桌(头发染的像十多年前杰尼斯刚出道的偶像一样,戴着耳机一边轻轻哼歌一边用手指打拍子明明是夏天穿的还是风衣而且坐姿狂放)的陈信宏,又急忙把头转回来,有些心虚地扶了一下眼镜。

  没事的,他应该没有认出我,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我也变了挺多的…

  “陈信宏同学。”老师敲敲黑板,“你来做这道。”

  眼睛往窗外看的陈信宏根本没有听到老师的声音。

  “喂!”前桌敲了一下他的桌子,他便摘下耳机,前桌的同学见他还一脸懵,指指黑板,“老师叫你做题目。”

  “哦。”陈信宏拔下耳机插头丢进抽屉里,又摸出副墨镜戴上,一甩风衣,在手机外放播出的《乱世巨星》的BGM里自带慢动作和微风特效,拿起粉笔潇洒地开始写题,嘴角自信张扬的笑,让人不禁觉得他就是年级第一。

  “好的,谢谢你,陈信宏同学。”老师看一眼黑板,毫不犹豫地,“回答错误。”

  果然是陈信宏啊!!超级数学学渣陈信宏啊!!

  然而陈信宏毫不在意,再次一甩风衣,带着风和粉笔灰走下讲台。

  “温尚翊同学,你来试试,报答案就好。”

  被点到名的温尚翊一个激灵,急忙收回放在陈信宏身上的目光,站起身来:“那个…额…28/3。”

  “对了,同学们来看到……”

  呼…好险,然而这刚舒的一口气就又被钓上来了,“啪。”什么东西被折断的声音,温尚翊转头看见那副可怜的墨镜就这样被丢出窗外,似乎还远远的听见一声阿伯被砸到的哎哟声。

  我的妈这暴脾气啊!!

  和墨镜有什么仇什么怨啊!!

  2、陈信宏的独角戏

  啊,超丢脸,那个混账老师给我等着。

  扔完墨镜的陈信宏还是气呼呼的,不过突然想到刚刚和自己的阿翊在墨镜下的对视突然心里的小海绵就撞起了钟。

  哇,阿翊他拿他的大眼睛就那么直溜溜地看着我啊,啊他的眼睛真好看,用了卡姿兰吧——而且说不定…说不定!他是记起我了吧!阿翊~

  想到这里陈信宏一个转头,“咔叽—”温尚翊把桌子往旁边挪了几厘米,然后连人带椅子也一起挪了过去。

  卧槽……我…我干什么了?陈信宏一脸的难过与不愿相信,于是就开始了自我安慰,也是嘛,我现在也变了啊,而且变得这么帅气,不像以前又瘦又矮,是个大佬了,他一边想一边摸摸自己的鬓角,没认出也没有什么吧。

  不过呀,我可是从开学就认出阿翊啦!就算他现在真的变了很多,像上课的时候一直在听讲,下课后先写完作业再去玩,根本就不像以前那么大佬啦!但戴着眼镜看书的阿翊也好可爱,在操场上打篮球的阿翊也好可爱,就连和别人讲黄色笑话时的笑容也好可爱,可爱的想让人守护他……不过只是可爱啦,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我们的关系不一般哦—

  是挚友啦!

  我不管了!总之今天一定要和阿翊搭上话!就像我们初见时一样—不过这次是我先!

  铃声就很识时务地响了。

  抓住好机会!

  “那个…我说…”

  温尚翊咻地一声站起来,拿着包就往外跑。

  留下陈信宏的手悬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3、两个人的独角戏

  跑…跑掉了。

  啊啊啊该死的温尚翊你怎么这么怂啊!

  就算他现在是个社会大佬但你也没必要跑这么快吧!

  分明是你自己年轻不懂事勾搭到的呀……

  还记得国中时,因为迫切地想要交朋友,就对偶然坐在旁边的陈信宏说:“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兄弟,对吧?”的温尚翊转头,是啊…当时分明是你自己说的,虽然后来他转走了,但你至少也该问问他转学的几年过的怎么样啊。

  只要现在,好好说一次,也许可以像当初那样……

  走路带风的陈大佬一个幻影移形划出教室,然后又一个百米冲刺奔向温尚翊。

  干啊!!!开始个鬼啊!!逃命要紧吧!!

  诺大的校园里,两名穿着不在一个季节的男生,玩起了“你追我,追到了也不能嘿嘿嘿的”毫无意义的游戏。

  主人公之一的温尚翊表示,干哦你追恁爸干啥脑子进豆子了??

  主人公之二的陈信宏则表示,玩命奔跑挥洒汗水的阿翊也好可爱。

  第二个可能已经是个傻子了。

  一路追完了整个校园,直到温尚翊累的跑不动了躲在墙角里时才终于被陈信宏抓住。

  “你认出,我是谁了?”

  温尚翊鼓起勇气抬头,然后失去勇气便低下,微微应了一声:“……嗯。”

  “那么今后,请多多关照,各方各面的,嗯?”说到这里陈信宏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们,是好兄弟,对吧?“

  温尚翊觉得心中有位背多愤,跨越时代和肖帮弹起了《命运交响曲》。

  这是被……威胁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4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