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米英】我的爱人

#老文改后重发
#演员米x经纪人英
#OOC、OOC
#文笔幼稚没有文风
#接吻狂魔((
——以上—!

 

     “哦,你的眼睛里仿佛有一滩翠绿的湖水,湖水里倒映着稀疏的森林与皎洁的明月,”阿尔弗雷德的左手从亚瑟的脸颊上划过,拇指与食指在快从人白皙的皮肤上滑落时灵活的捏住了那尖削的下巴,“我的爱人,请问何时你美丽的眼中可以印出我的面庞呢?”
     亚瑟把台词稿散在茶几上,右手强行使阿尔弗雷德的手指脱离自己的下巴,并二话不说的将前者向后掰折发出骨骼松动的声音:“莎翁话剧演多了,还没有出戏是吗—嗯?”
     “疼疼疼疼—亚蒂你一如既往的狠心!”阿尔弗雷德把手抽出来轻轻的揉着,“我手的保险可是你给买的哦—幸好英雄恢复的快。”
     “那是不是还要我谢谢你帮我省钱了?”亚瑟把散落在茶几上的台词稿整理了一下然后塞进阿尔弗雷德的怀里,“有时间在这里喝水顺便插科打诨,不如把明天试镜时的台词背下来。”
     阿尔弗雷德扫了一眼,那份可怜的稿子就又一次到了亚瑟手里,亚瑟抬头看着对方比给自己看的“OK”的手势有些气恼,刚想说话阿尔弗雷德就开口道:“你要相信我是没问题的,制片人喜欢我—我们以前是朋友。”
     “那也要认真对待,”亚瑟瞪了他一眼,把桌上那杯阿尔弗雷德喝剩下的柠檬水一饮而尽,“我不管你们是否钦定,至少样子也要给我做做。”
     “没事的没事的—”阿尔弗雷德说着,走到衣架旁拿起自己的外套穿好,然后拿过亚瑟的风衣丢在亚瑟身上拉起他就要走。
     稿纸今天运势不佳,又一次掉在了地上。
     “搞事情?”亚瑟皱起眉,他把风衣丢在沙发上,弯腰收拾着散落的稿子。
     “只是出去放松一下—无伤大雅的。”阿尔弗雷德换上一副大概是专门用来对付亚瑟的表情,眨巴眨巴眼,盯着自己的经纪人。
     亚瑟没辙了,三十几的老男人总是对年轻人的笑没有免疫力,他叹口气,一边整理稿子一边说:“去哪…哦,你别说让我来猜猜。”
     他沉默了一会,把曲别针别在那份台词稿上后再继续说:“肯德基,麦当劳还是汉堡王?再不然就星巴克或者楼下那家中餐馆?”
     “亚蒂你真是了解我。”阿尔弗雷德并不对亚瑟说中他的计划而惊讶,敷衍的赞美了一下,他掏出手机看看钟,嬉笑着抱起亚瑟并把风衣盖在他身上。
     “不许吃,明天的试镜要保持体型。”亚瑟挣扎的脱离出阿尔弗雷德的怀抱,用风衣的立领挡住自己有点泛红的脸。
     “去他妈的试镜。”阿尔弗雷德拉起亚瑟就冲出家门,“大不了回来跑个十圈。”
     “还有加五十个仰卧起坐,”亚瑟勾起指头数一数,“五十个俯卧撑…最好接下来几天都吃蛋白粉、牛肉和蔬菜。”
     “你这个经纪人当的和老妈子一样!”阿尔弗雷德不满的撇撇嘴。
     “哦,说脏话要罚一百美元,对了,汉堡只能吃一个,不许喝可乐…非要的话薯条只能吃三四根,嗯,最好汉堡只吃生菜和番茄,肉和面包我待劳了,对了—吃完回来记得背…”亚瑟的“词”还没有说完就被阿尔弗雷德堵上了嘴巴。
     “该死的小鬼,万一有记者…”
     “哦,我的爱人,原谅我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堵住你喋喋不休的嘴了。”
     阿尔弗雷德话音刚落,亚瑟就又感觉到了刚刚附在唇上的柔软。
     得,这些天他只能吃柯克兰特制蔬菜杂拌不带酱了。
     说实话,汉堡的魅力还比不上亚瑟一半大,阿尔弗雷德意犹未尽的舔舔嘴角,抬眼看见爱人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急忙跟上。

      “你快一点,自己要去又拖拖拉拉,你是安吉亚的同级生吗,需不需要我把你带到幼儿园回炉重塑一下?任性妄为,你真的成年了吗?和你这种家伙在一起真的是—”

       亚瑟停住了,他看着爱人湛蓝的眼睛发呆:“该死的,收起你这个过于明媚的笑容,很讨厌。”

       “看你的眼睛,我想你爱惨它了。”

       阿尔弗雷德再次靠近,这次亚瑟没有拒绝,他拉过阿尔弗雷德,自己靠在墙上,拿到了这个吻的主导权。

       暧昧的氛围搅得两人都心神不宁,阿尔弗雷德的心完全不向往油炸食品了,他现在只想吃掉自己的爱人,他比那些玩意好吃一万倍。

       “你在想什么,小鬼?”亚瑟盘起手盯着他,“回去吧,我让你做你想做的,然后你再做我要你做的。”

       划算的交易,阿尔弗雷德急忙拽住英/国男人,用灼热的眼光盯着他脸上还未褪去的红晕还有纤长的脖颈。

        “亲爱的亚瑟,英雄我要用一个记住所有晦涩台词的阿尔弗雷德换你脖子上的领地,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

        “随你怎么样,臭小鬼。”

        “真的吗,你对我的不平等条约没有任何怨言?”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在你的脸上留下一个红印,标准的一拳头。”

        “———那就扯平啦!”

        亚瑟笑着叹了口气,打开房门,然后被摁在木板上又是一个缠绵的吻。

        其实呀,柯克兰先生在答应做他的男友时,就签下了最不平等的条约。

——

米英巨好磕👌

此处应有车但鉴于我还要开双子的所以((溜了溜了

评论 ( 2 )
热度 ( 42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