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韦斯莱双子】记录下来

#AU向,失散多年梗

#全篇行骗手段抄袭自《猫鼠游戏》
#第一人称

  那件洗的干净的机长制服就摆在我床上,平整,深蓝色,这是我得到的最干净的东西了,第二干净的是三年前社区高中里的校园老大从一个书呆子那翻出来的一本《哈利波特》,我很喜欢这本书,里面甚至有个和我名字一样的家伙,这很酷,可以让我幻想自己是名巫师,可惜的是,我不仅没有个兄弟,甚至唯一的亲人也只有我的养父。

  我老是把我的便宜老爹说的像个人渣,酗酒吸毒赌博,再把自己从他手里逃脱吹的神乎其神,这是我第二个行骗手段,使得我蹭了一个月的马丁尼。

  但其实他没有那么不堪,做为一个养父来说,他一没有殴打我,二没有虐待我,十多年免费的教育和一日三餐,还有在我成年前一个二百美元的银行账户以及去纽约的火车票。

  挺棒的,感谢这个好心的男人,和他十多年的养育之恩。

  纽约城是个很无趣的地方,对于一个穷光蛋来讲,我的日常就是在酒馆里和那些家伙买醉,我跟他们讲,我恨透了酒精,可是因为我的酒鬼父亲,我根本就离不开他们。酒馆里的男人们个个怨天尤人,自命不凡,给一个可怜人一杯酒能够满足他们的虚荣心,还能吸引吧台上姑娘们的注意。

  姑娘,看着那些老酒鬼在她们身上花的钱,我就很庆幸自己的性取向是自己的同性。

  同性恋没有什么不好的,你瞧,我们甚至还有自己的酒吧。

  在初来纽约的一个月,我就用了十美元,日子过得还算可以。

  找了一份工作,在那个熟悉的酒馆里收银,每小时能赚3美元,这是份不错的工作,对于一个高中学历的人来说。

  可我很快就不满足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贪恋女人,不缺少钱,但我就是看不惯这个日子。

  但我还是忍了下来,在这里过了两年才辞职。

  可离开了那个酒馆,我就只能在街上闲逛,漫无目的,饿的时候吃些廉价的热狗或三明治,我甚至想要结束生命了,直到那天走到一个看上去就很不错的酒店,那些飞行员,穿着笔挺的制服,姣好的面孔上飞扬着笑容,充满了生活的乐趣,简直就是令所有人都羡慕的存在。

  我缺的就是这个,生活的乐趣,以往这个东西我可以从欺骗我养父和与那些酒鬼调笑得到,但远远不够,我需要那些刺激点的东西来填满我,成为飞行员就是不错的选择。

  可我不想把自己的光阴都浪费在学校里,没有钱,没有时间,我需要找些乐子,而不是去学习。

  然后我就着手了,泛美航空的制服好看的可以,我在他们的公司,就是四十二大道与公园大道的交界口那站了半天,这就是我想要的,我不必去开飞机,只需要一套他们的制服来满足空虚感。

  他们的电话印的很显眼,我把他们记下来,然后钻进了电话亭。

  “泛美航空公司,您好。”

  我紧张的手都在发抖,但声音依旧很平静:“请转到采购部门。”

  很快就接通了,那边的声音温柔悦耳。

  “你好,这里是约翰逊,请问有什么需要?”

  “你好,“我回答道,我肯定不会用真名,脑子里想着,脱口而出一个假名字,“我是弗雷德·韦斯莱,泛美航空洛杉矶分部的副机长。”

  上帝啊,我祈祷着他们对这个不要有过多的记录。

  “你好,韦斯莱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呢?”

  我舒了一口气,开始胡编乱造起来,他似乎也信了,相信我是一个要在今晚飞走的被人偷了制服的机长。

  他告诉我怎么去领一套制服,并对我今晚并不存在的飞行表示祝贺。

  等我挂了电话,手掌已经全是汗了,但这还挺不错的,我满足极了,心砰砰直跳,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过。

  从电话亭出来,我就马不停蹄地往那家干洗店赶。

  店主看到我:“韦斯莱机长?“

  我点点头,心虚的不得了,却看见对方突然换上一副讨好的笑。

  “你的衣服。”他递过来一套制服,深蓝色的西装,袖口有三道金边,所有的勋章都别的恰好,身份卡也闪闪发光,“你有在我们这有存一套。”

  我几乎吓呆了,直到走出店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一个天大的巧合,巧的可怕,我做梦都不会想到会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甚至连姓氏都一样。

  但我还是决定铤而走险,我住进了一家廉价的酒店,他们每天早上七点都有去往肯尼迪机场的免费巴士。


  住进去之后,我把那套制服好好的存在衣柜里,决定先准备一会,大概需要三四天。

  我开始频繁出入那些书店和图书馆,总得把一些东西记在脑子里,那些大学的图书馆也有一些宝贝,不久前一份对泛美机长的采访简直就是我的救星。

  在三天后,我把那套制服换上,服帖,笔挺,简直就是为我定制的,这让我再次吓破了胆,实在太可怕了,有个人和我一模一样。

  泛美的制服让我收获了所有人的视线,那些好看的空姐或机长都愿意和同行交流,我总是躲在他们吃饭的地方,努力学会那些用语和他们交流的方式,以让我的终极目标更无懈可击一点。

  终极目标是免费搭乘,我早就想离开这啦,但直接用“弗雷德·韦斯莱”这个倒霉鬼的钱,远不如这个让我也成就感。

  半年之后,整个机场的人都认得弗雷德了—他应该感谢我,我想,毕竟这也是缘分—也到要免费搭乘的时候了。

  我去了英国,我跟他们说“我是弗雷德·韦斯莱副机长,你们好”时他们也报以微笑,还热情的拥抱我。

  整趟旅行都很顺利,顺利过头了。

  这次的经验,给了我过剩的信心,以至于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我已经借由免费搭乘的福利去了五个国家。

  第六次的时候,问题才来了,那架飞机上的人对我都不尽友善。

  “弗雷德,好伙计,你想开开我的美人儿吗?我去上个厕所。”

  我快吓死了,我是个假机长,但我不能拒绝,假装镇定的点点头,然后把整个飞机上人的命运接过来。

  等漫长的三分钟过去,副机长从厕所里回来时,我已经快要猝死在位置上了。

  他们对我放下防备,我坐回位置上,决定下了飞机后马上回去,然后把这套制服丢进焚化厂里。

  我去买机票,以弗雷德的名字,售票员盯的我毛骨悚然:“弗雷德,你今天不是要开飞机吗?”

  我快晕倒了,急忙跑远,躲开保安,躲开旅客,在快冲出机场时撞在了一个穿着深蓝制服的胸膛上。

  是弗雷德,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他真的和我长得一样。

  “我找到你了,你偷了我一万元,还有一套制服,满世界到处飞。”他的笑可怕极了,我完全说不出话,被他挤进厕所夹间里,“有一整个机场的人都认识我。”

  我没有立场逃跑或者打他,因为面前的这个家伙随时可以把我交给警察,我是个该死的支票骗子,唯一的银行账户上欠了一千元。

  “你得跟我回家。”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有些不敢相信。

  “我们找了你很久—十多年啦,你必须跟我走,我可以不让你还钱。”

  我最后一次免费搭乘,是以家属的身份,日后都不会再来啦,我挺喜欢弗雷德的,举世无三的英俊小伙,只要他不再以开飞机为理由拒绝我的酒杯就好了。
————
taking—
《猫鼠游戏》,我之前就看过电影,很好看,但书中也有不一样的精彩。
这本书太棒了,我坐在西西弗看了一下午看完,高智商的家伙总是比较帅啊!
写了三天,终于把这篇写完啦,比不上这本书的亿万分之一,但我已经努力啦。
弗雷德的篇幅很短,但是从细节里应该可以琢磨吧!我们的弗雷德,刚到机场,发现所有人都认识自己,去拿制服,发现制服不见了,回到家,接到电话发现自己欠了款!
噢—崩溃(XDD
总之废话这么多,你要看到这,感谢你听我的唠叨啦……然后,新年快乐,我已经喜欢双子一年多啦!
然后然后,我要去准备换脑手术啦,总得给自己一个聪明脑子吧(你胡说八道)  

评论 ( 1 )
热度 ( 46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