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冠莎】Just go on

#OOC

  刘谚明的猫在失踪三天后找到了,只是场面没有那么和谐。
  本来挺好看的大白猫,被捅死在了居民楼间的小巷里,花白的猫被凝固的血搞得一块一块的,腹部也被刨开,实在是,惨不忍睹。
  虽然刘谚明不是个特别喜欢猫的人,但这只好歹也陪了他三四年了,死的这么惨,不管怎么讲,凶手是一定要找的。
  他简单处理了一下尸体,安葬了可怜的猫,再把凶器用纸包好,带去找警局的朋友。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朋友塞给他一张照片,说这是社区旁A中的学生。
  “不能再透露更多了?”
  “再多点我就犯法了,你也知道的,只能帮你到这了。“
  行吧……他盯着照片上中长发的娃娃脸少年,怎么也无法和让阿花惨死的凶手联系起来。
  倒不是说他是个怎么以貌取人的人,但那张小小的证件照,谁也无法读出“人畜无害”以外的信息。
  A中啊…他抓抓头发,回去看看也没什么。
  因为是上课的时间,刘谚明本来想爬个墙什么的,结果门卫却很随便的放他进来了,他还没有开口表示惊讶,然后就看到了以前同学熟悉的脸。
  “诶,诶…”虽然他一时想不起对方名字了,支支吾吾了半天,“你是那个—”
  “温尚翊啦,搞虾啊,以前我们玩挺好的啊。”
  想起来了。
  “抱歉抱歉,最近记忆力不太行,”他退役之后记忆力是有退化的迹象,大事倒是忘不了,小事一抓就忘一把,“年级第一现在当保安了?”
  “帮门卫看下门而已嘛,哪会混的这么惨,现在在A中教数学。”温尚翊说着,手撑着下巴盯着刘谚明看,“感情你每年同学会来的都是双胞胎兄弟哦,你难道是刘谚暗吗?“
  刘谚明象征性的笑笑,温尚翊便也不自讨没趣了:“行吧,你今天来干吗?”
  “我想找A中的一个学生……”他先把缘由简要讲了讲,再把照片递过去,“我就只有这个照片,但看起来像国中生。”
  “…这是我班上的,叫蔡昇晏,”温尚翊接过看看,回答的很笃定,“但你确定真是他杀的?”
  “警局查的,应该不会有错吧。”
  “可是他一直很乖,成绩常年第一,人缘又好—每个认识他的人都喜欢他。”
  “那就…有点怪了,你能带我去找找他吗?我还是想问个清楚。”
  “行,我等下就带你去。“
  
  “蔡昇晏,出来一下。“温尚翊颇有气势的往教室里一叫,第一排靠窗那围着的人团就自动散开,中心那个短发的男生抬起头,看看他们这边,又回过头,嘴巴一张一合,站起身,朝大家摆摆手,几步走到他们跟前。
  “诶,这是新的物理老师吗,温老师?”蔡昇晏歪着头,眼睛眯着,露出一个笑。
  “没啦,他找你有事,讲完就进来。”
  “哦,好。”蔡昇晏点点头,笑容还是很甜美,他侧身让温尚翊进去,再轻轻带上门。
  在门把两边的世界隔开之后,蔡昇晏不耐烦便流露出来,笑容消失了,他靠在墙上,眼神里满是戒备:“你是?”
  “你杀了我的猫,”刘谚明想想,决定还是不要说的那么委婉,“21号和22号之间的巷子里,两天前,白猫,凶器是没有标明商家的裁纸刀,腹部破开,窒息死亡。”
  “观察挺仔细。”蔡昇晏垂下头发遮住的脸上露出一个说不清意味的笑,“是我干的,又怎样呢—你要告诉所有人吗?”
  “没,以后不要这么干了,这么做不好。”刘谚明在知道凶手才高中后就放弃了打击报复,他本来也不是那种人,蔡昇晏倒是吃了一惊,刘谚明看着人睁大的眼睛,没忍住,伸出手摸摸他的头发,权当安抚,“好好学习吧。”
  蔡昇晏回过神,二话不说的拉过他的手一甩,骂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进教室。
  这件事便也算告一段落了。
  
  很多时候你以为的不一定就是你以为的,刘谚明对此深有感受,他以为自己解决了麻烦,可是却发现麻烦才刚刚开始。
  同样的巷子口,雨声夹着猫咪的惨叫声,水洼里都带着红,刘谚明撑着伞,思考了半天,决定多管一下闲事。
  果不其然,蔡昇晏,他就站在那个墙角,没有撑伞,雨把他的校服打的透湿,被水淋湿的头发贴着脸颊。
  他手里拿着裁纸刀,刀刃还沾着血,蔡昇晏盯着那只猫,像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你是,很讨厌白猫吗?”刘谚明开口,雨伞歪斜,帮他遮住雨水,“真的得和你父母讲了,这心态很不健康啊。”
  “关你屁事!”蔡昇晏狠狠地瞪了刘谚明一眼,想要躲开雨伞的庇护,却一退一进的被逼到了墙角。
  “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吗,蔡昇晏同学?”蔡昇晏别过脸,沉默不语。
  “讲话,不说的话我真的可以去找你父母…”
  “你去找啊…找到了我谢谢你…”蔡昇晏的语调夹了些哭腔,但是他努力让自己正常,“他们早就不要我了…”
  刘谚明一愣,他没有想到这家伙松口这么快,不禁放柔了口气:“那为什么要虐猫呢,这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就是喜欢啊,喜欢这种感觉…”蔡昇晏低着头,自顾自地说起来,“你应该没有那种感受吧,生物课第一次解刨青蛙,刀尖划开皮肤,露出血肉…喜欢看到那些前一秒还叫着的家伙,双目放大,四肢抽搐…”
  “要我说,你应该是少管所重点看护对象。”刘谚明笑了,他把自己的外套披在蔡昇晏身上,祈祷对方不要把外套丢在地上搞湿了—好在蔡昇晏也还算乖顺,只是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我送你回家吧,自以为是的小鬼。”
  “不需要,你真是多管闲事!”蔡昇晏眯起眼睛,像一只佯装凶狠的小兽,“林北自己可以走。”
  刘谚明就不坚持了,想了想,把雨伞塞在蔡昇晏手里,冒着雨跑回公寓。
  至于那把伞,蔡昇晏至今也没有说是丢掉了还是收了起来。
  
  “我对你挺失望的。”虽然他没有资格,但还是想要批判几句。
  一个挺普通的下午,蔡昇晏从警局拨了电话给他。
  “被抓了,需要保释。”
  还真是不客气。
  他本来可以不理蔡昇晏的,不过也不知道什么东西作祟,他还是很老实的出了门。
  办手续,接人,全程都是沉默,直到上了车才开口。
  “不杀猫了,杀人?”
  “…你不懂。”
  “我不懂,你说我我什么不懂?”刘谚明索性把车停在路边,透过眼镜打量面前的少年,“是不懂你奇怪的爱好,还是没有父母的忧伤?”
  蔡昇晏不说话,视线转向另一边,却被刘谚明强行正过来。
  “看着我,你的爱好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后者我是不懂,但至于解剖,我以前可是个法医。”
  “嘿,别不信,说真的,有些事真的没有你想象中的好,你以为的往往不是你以为的,”他就盯着蔡昇晏看,然后叹了口气,把手松开,任他把头埋在角落里,“我送你回去吧。”
  他查了档案,知道了孤儿院的地址,并不想要蔡昇晏的认可,只顾着往前开。
  “那个男的,是毁了我一生的家伙,我只想杀了他的猫,你的是误伤。”蔡昇晏没有再说话,抵达后无言地下了车。
  刘谚明决定去搞清楚,总归是要搞清楚的。
  
  “昇晏这个孩子啊……”孤儿院的负责人说着,眼神有些黯然,“他比较特殊,实在是很可怜。”他低头翻着档案,转过来,推到刘谚明面前。
  “他是在三岁时被母亲送过来的,父母离异,母亲实在无法抚养,开始性格还挺开朗的,长得又可爱,很快就有了寄养家庭。”
  刘谚明低头看着:“然后在五年之后送了回来?”
  “对,那家的女主人离世了,男主人去了美国,他一直以为是自己不够好才被抛弃的,回来之后性格变了很多。“
  “再后来,就是那个人,”负责人翻过一页,指着右上角贴着的彩照,“这个男的,是个人渣。”
  ——是警局里的那个男人。
  “当时他要收养昇晏的时候,别提昇晏有多开心了,他自己打包了行李,兴奋了一整天,毕竟送回来一次的孩子,一般都没有再被收养过了。”
  “那他呢,他对他做了什么?怎么后来又回来了?”
  “……这件事,我不能说。”负责人合上档案,“那个人渣,毁了他一生。”
  
  刘谚明本来和蔡昇晏是两条全然不相干的平行线,可是他们遇到了,交集了,就会开始无休止的重合下去。
  刘谚明会在下楼倒垃圾时遇上准备抽烟的蔡昇晏,会在从出版社回家后遇上放学时被同学包围着说笑的蔡昇晏,会在又一个雨夜遇见巷子里浑身湿透的蔡昇晏…
  他会把烟草夺过来,和生活垃圾一起丢掉;他会和蔡昇晏打招呼,看人假装没看到一样慌张的回头;他会把湿透的少年带回家,擦干,换上过大的外套。
  看蔡昇晏再也忍不住而涌出的泪水,安抚他,听他诉说。
  他说,他好像杀人了,杀了那个在他十岁时说要给他一个家,结果却只是用他来发泄欲望的男人…
  刘谚明不说话,只是抱着他,听他讲个不停。
  最后再把睡着的少年带上车,一路开向孤儿院。
  
  “院长,我能收养这个孩子吗?”
  
  第二天蔡昇晏迷迷糊糊地醒来,他看到床头坐着的那个像高中物理老师的男人,笑着。
  那个男人朝他伸出手,蔡昇晏也握住。
  他说:“一起走吧?”
  他答应了。
  然后然后,永远摆脱了那个黑暗的泥潭。
  
———真·傻白甜番外
1、
  刘谚明本来以为自己带回来的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他想多了。
  会四扭八歪地躺在沙发翻着小说,一边吃饭一边抱怨着不好吃然后自己下厨,假装删了自己写了一个小时的稿子在发火之前默默复原回来的蔡昇晏,最多就和贤惠沾边—因为饭做的实在很好吃。
  “诶…你什么时候对我可以像对你温老师那么乖啊。”
  “可那是装的啊…装的很累诶。”蔡昇晏嘴里塞着饭,说话有些含糊。
  “…行吧,这样也很可爱。”
  差点没有噎死个蔡昇晏。
2、
  “你那天在警局,怎么会打我电话啊?”刘谚明敲着电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就在你外套口袋里有名片啊,上面就有电话嘛…谁叫我记忆力好呢,看一下就记住了。”
  那你为什么就只记住我的了呢?
  刘谚明想着,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3、
  “你说你好好的当什么作家啊。”蔡昇晏洗完澡之后就躺在床上,翻着刘谚明写的一本小说,“写的这么烂简直祸害出版界。”
  “写的烂不还是有小傻瓜看。”刘谚明笑着,用毛巾帮他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你写言情小说一定比悬疑小说买的好。”
4、
  “你为什么不当法医了啊?”蔡昇晏靠在刘谚明的肩膀上,手指无聊地翻动着书页,“我什么秘密都告诉你了,你总得告诉我一点吧?”
  “也没什么好讲的…就是一个意外。”
  “什么?”
  “一个犯人,杀红了眼想要报复警察,我因为觉得自己是法医就没有注意,让他跟我回了家,然后他杀掉了我的爱人。是我没有保护好他……“
  蔡昇晏愣了,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慰刘谚明,却被后者一下抓住了手,“不过,没事啦,我现在的爱人,没有人能够夺走。”
  他说完,低头亲了蔡昇晏的手。
  抽手扭头钻被窝,一气呵成。“混蛋。”被子里传来闷闷的一声嘟哝。
  刘谚明笑呵呵地,掀开被子,趁蔡昇晏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吻上去。
  那我就,不置可否喽。
  ———end
  温老师发现自己的学生被自己的同学拐走了,很绝望。
  
  温老师发现自己的学生被自己的同学拐走了,很绝望。
  
  温老师发现自己的学生被自己的同学拐走了,很绝望。
  
  说了三遍,是真的很绝望,于是他决定去找石老师买醉。
  就这样。

评论
热度 ( 23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