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英雄主义[米英]

[我想让大家看看这玩意要不要写下去]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我,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超级英雄,如你所见,现在正在被一个超级——巨大的德/国佬追逐,嗯,追逐。
     我一边跑,他一边追,然后踏烂无数辆车,折了无数根路灯和电线杆,然后丢烂无数块任勇洙的广告牌—不得不说,这一点做的真棒。
     突然听不见那家伙愤怒的嘶吼了,嗯…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回头看了看,那家伙停在了一家意式餐厅门口,在我还来不及惊讶时,他又把那家店的店门拆开,弯着腰走了进去。
     为什么一个德\国巨人会爱吃意/大/利菜?他肯定是要抢劫那家店吧!正义的hero绝对不会放过强拆意/大/利餐厅的混蛋的!
     “ciao ciao~汉斯你又来啦~这次还吃肉酱面吗?”那个说着一口有着威/尼/斯水城气息的英文的意/大/利人,丝毫不害怕的邀请汉斯坐下,然后端上一碗意/大/利面还很贴心叫他趁热吃。
     他只是来吃一碗意/大/利面的吗?我真是不想接受…这还真是一个为食物执着的人呢,看来今天没有我的事了,不急先看看表…啊糟了!和亚瑟约好的下午茶!
     我来的时候,服务员正在给他换另一壶茶,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撇过头去。
     “迟到了啊你这个小鬼。”我从他的语气和皱成一团的眉毛里读出他的不爽。
     “和别人约好了喝下午茶怎么能迟到呢?琼斯夫人没有教你绅士的礼仪吗?”他一边气呼呼的说着,一边帮我倒好了一杯红茶。
     “抱歉啦亚蒂…”我拉开椅子坐下,“其实啊,我刚刚去拯救纽约了。”
     “拯救纽约?”亚瑟脸上露出了一种嘲讽的笑,“我估计,你连树上那只猫都救不下来吧。现在的大学生,满脑子都是不切实际的美式幻想。”
     才不是幻想呢…我没有答应亚瑟的话,毕竟是我迟到在先吧,我喝了一口红茶,看向了窗外—虽然是有些不礼貌,但那只叽叽喳喳的黄色小鸟确实吸引了我,它怎么看都像是那个什么骑士的肥啾吗!
     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感,我看了眼亚瑟,又看向了窗外飞过的那一群肥啾,口袋中的闹钟铃声响了,我装作一副接电话的样子离开了一小会。
     “亚蒂?”
     “嗯?”亚瑟疑惑的看着我。
     “詹妮弗打电话给我了,说下午实验小组进行化学演练时出了意外,我得去看看他们顺便收拾一下残局什么的…真是抱歉…”
     “没关系的,走吧。”亚瑟笑了笑,看着我。
     我拿起双肩包,带着满心的拯救世界的情怀和身为Hero的正义感离去了,虽然对亚瑟撒谎什么的有些过意不去,但是我要去拯救世界啊!
     那个踩在黄鸟滑板浮在半空中,一群肥啾围在他身边飞来飞去都快看不见脸的银发男,就是那个“基鸟骑士”,嗯大概叫这个。
     “kesesesesesese…咳咳…糟糕昨天去肯塔基洲吃炸鸡上火了…本大爷就是圣鸟骑士!老老实实把店里的钱都交出来!不然本大爷就让小鸟们炸了你们!”
     并没有人理他,他在纽/约路人心中的危害度可能还没有我大吧。
     “额…kesesesesese!本大爷和肥啾们去抢银行也很开心!”
     “本hero一直不是很理解你们这些反派啊。”我随手拿起摊上的一根法棍,用力丢了过去,“明明可以毁灭纽约却只想抢个银行;明明可以踏平华盛顿却只想去小意大利吃个意面。亚蒂天天都说我脑回路奇怪…”
     “Hero我看你们才是脑回路清奇吧!”我顺手又拿了那个老爷爷摊上的一根法棍丢了过去,虽然打中了为了保护肥啾不惜牺牲自己的爱鸟人士—真是“弱”的和小鸟一样,虽然他还是跑了—却也在之后被那个老爷爷拿着拐杖追着要求给钱…
     “喂,请问是谁?”我在一个巷子里换下了制服,接通了电话。
     电话另一边传来的是带些哭腔的熟悉的女声:“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你快来啊实验室这边要失控了!啊不已经失控了!你快来啊!”
     我只是撒了个谎啊没想到真的出意外了!我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冷静些詹妮弗,是不是布鲁斯又把红磷和氯酸钾加在一起了?”
     “是的,不过你只说对了一部分,他还把试管里的液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放进烧杯里用酒精灯直接加热了。”
     “啊啊啊啊啊!这可真是灾难!”我把双肩包背上,直接冲着学校而去。
     在忙碌了一天之后,我终于坐上了回家的地铁,我一定是累的产生幻觉了,任勇洙的新闻播报声居然这么好听!
     “那个公害又在扰乱纽约秩序了!简直是罪无可赦!表扬英勇的市民汤姆·布莱克,他成功的阻止了公害的盗窃行为!为他喝彩!”
     那就是错觉—我心底有个声音十分确切的告诉我。
     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十点多了,亚瑟卧室的房门紧锁着,我可以听见他轻微的鼾声。
     餐桌上用盖子盖着一盘意面,盖子上贴着一张便签——“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实验室的乱子很大吗?并没有在关心你,我已经决定向琼斯夫人汇报此事了。意面要吃就热热,不是特意给你留的,那家店分量太大了我一个人吃不掉。—A·K留。”
    亚瑟又在…额,应该是“傲娇”吧,真的不是给hero留的吗Are you sure? 但这个“瓦尔加斯意式餐厅”总觉得名字有点熟悉。
     我把那盘意面热了热,在匆匆结束与亚瑟的下午茶的七个多小时后,我终于吃到了可以吃的东西。

评论 ( 3 )
热度 ( 6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