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英雄主义[米英]

上次那么浅显的剧情都被大大批评莫名其妙…
这次绝对要被骂成智障啊喂(说的好像有人来骂你似的)
请记住马修小天使是职业过渡。
=============
5、hero与马蒂
     美好的周末,没有任勇洙,没有水管熊,没有万锅王,没有汉斯,没有基鸟,什么都没有—真是棒极了!
     这么棒的一天,我只想躺在床上睡到正午,可是遗憾的是我竟忘记了拉上窗帘,哦,谁会意料到今天纽约的日头会这么大。
     阳光照在眼睛上真是怪难受的,对于怎么躲避阳光,自己也能再舒服些这个问题,我打算用翻身这个动作解决。
     然后当我缓慢的将身体翻转到一半时,电话十分不和时宜的响了,而重点是,因为床并不是特别大,这突然的惊吓害得一位英雄掉在床下险些半残—当然这只是玩笑,可我确实摔在了床下,连同我的手机一起。
     此时此刻我的手机因为设置问题正在一边响着一边震动,而屏幕上是一串我并不熟悉的号码—要知道我没有存电话的习惯,而我唯一记得的号码就是亚瑟的,即使他并不常打给我。
     “你好?”我接通了电话。
“阿尔…”电话那边传来的是耳熟的声音,可我并不记得那是谁的,“能来开一下门吗?汉堡估计快要凉了,我也不想再敲门了。”
     “额…那个…”我说话变的结结巴巴的,因为我不管怎么努力回忆,都记不起这声音是谁的,而电话那头的人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估计你又不记得我了,阿尔,”他的声音有些无奈,“我是马修,马修·威廉姆斯,你的兄弟”
     “哦,哦—嘿,嘿马蒂,最近过得如何。”
     “很好,好的就像深秋的红枫一样,不过比起寒暄,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来开一下门…”马修在这儿停顿了一下,随后又补充道,“我在你家门口。”
     “啊?你不是在多/伦/多吗?”“那我就只能在那吗?”
     “哦,好。”我挂了电话,把被子从地上拎起来放在了床上,又从被子里找到了我的拖鞋,然后急冲冲的跑出去替马修开门。我错了,这可真不是一个美好的周末—至少早晨不是。
    “马蒂—!”果然如他所说,打开门我就看见了我久未谋面的兄弟,嘿,马修他果然没有骗我,“好久不见了—进来坐坐吗bro?”
     他把两袋东西递给我,笑着摇摇头:“不了,先生还在下面等我,柯克兰先生说你没有吃早饭,我就给你带了一点,还有这个—这个是上次你要的隐身衣。”
     “谢谢马蒂啦—还有,隐身衣?”我接过就懵了,隐身衣?
     “你不是说要的吗?好像是说是要送给柯克兰先生,不过当时还没有完善好—现在好了,还不迟吧?”马修见我接过袋子便要转身离开,走前他笑着挥挥手,“再见—hero…阿尔弗。”
      hero?当时我就吓得一震,抬起头看看,几秒钟前还笑着跟我说话的bro连影都没有了,走家里把门给锁上,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
     马修他…为什么会知道?
     是巧合吧,一定—

评论
热度 ( 5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