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英雄主义[米英]

6、hero与亚蒂—Happy birthday!
     我站在亚瑟面前,摆了摆手,他却一脸茫然的盯着前方,嘴里说着:“奇怪,阿尔那个小鬼出去了吗?”
     这太棒了,马蒂的发明成功了,我努力的把衣服和奶油蛋糕隔的远一些,背对着亚瑟解开两粒扣子,伸出手给蜡烛点上火,是的,今天是我的室友—亚瑟·柯克兰的生日,而我,正在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Artie !Happy Birthday to you —”录好的生日歌准时的响起—多亏了亚瑟准时到家,我回头看了一眼亚瑟的表情,他心里一定是在赞美我唱的好听吧!
     待亚瑟转弯走到房间里后,我才把身子转过来,跟着他进去—可是我很智障的紧挨着他走,然后我的计划就失败了—大失败。我一直以为亚瑟胆子很大,真的,因为上次玩寂静岭时他连叫都没有叫—可为什么他看到浮在半空中的蛋糕时吓得把它掀翻了呢?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当我把那个在空中转体720°的蛋糕再次接到盘子里时,马修送给我要我送给亚瑟的隐身衣也掉在了地上,亚瑟盯着我,正在思考我是怎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似的。
     我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祖母绿的眼睛,举着蛋糕的左手和没有拿东西的右手就在空中停住了,就像看视频是卡了一样。我用右手挠挠头内心祈祷着我歉意的笑容可以让亚瑟不因为这件事生气:“啊啊…你看蜡烛灭了…亚蒂你可许不了愿望了哦—”是的,我在试图转移话题,希望他没有看出来。
     “请不要试着转移话题,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被发现了,真是不幸,但亚瑟对我的称呼还是有些吓人。“亚蒂为什么突然叫的这么正式呢?你现在就像hero前些天去银行取款时那名工作人员—尤其是你还没有脱下西装的时候。”
     我看亚瑟的表情似乎充满了无奈,他盯着我许久才发出疑问:“所以你要做什么啊…”
     我挠挠头,有点窘迫:“没什么啊…本来想给你个大—惊喜,不过看样子你受到了惊吓?希望你没有被吓到尿裤子——我觉得你也不会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着拍拍亚瑟的肩膀。
     亚瑟他低头看着地板出神,似乎…在思考?
     我看见他的嘴巴动了动,可是他的声带并没有振动,这该怎么形容?那种张着嘴却不说话的感觉吗?
     “看样子亚蒂你吓得不轻。”我伸手覆上亚瑟的额头开始自言自语,“真是抱歉啊亚蒂—请允许我再一次道歉,我似乎似乎了你的胆量…伙计我还觉得你应该没有那么胆小呢。”
     我的道歉似乎起了作用,亚瑟他终于抬起头看向我了,尽管这眼神看上去并不是很对。
     “吓得不轻?你是怎么出现这种想法的?”哦,他终于说话了,但内容怎么怪怪的?“我只是在思考,你是怎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可别用那种可笑的超能力回答我。”这真是要命,他果然问出来。
     “啊,说起这个—”我捡起地上的隐身衣,抖了抖,想给他披上,但单手披衣还是很麻烦的,想了想,我还是把衣服递了过去“这是hero给你的礼物哦!”
     “礼物?”亚瑟他把隐身衣拿过去,“这是什么?”
     我刚把蛋糕放下,转身回答他的问题,“隐身衣啦—隐身衣!”现在我有两只手了,我拿起衣服很轻松的给亚瑟披上,咧嘴笑了出来,“现在,亚蒂不见了。”

评论
热度 ( 5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