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没有绿箭,交个朋友?

阿尔弗雷德·琴·格雷米(变种人)
×
斯莱特林未成年级长英(巫师)
===========
     在亚瑟放暑假时,他家隔壁搬来了一个新邻居。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见隔壁邻居琼斯先生哼着不知名的歌曲抬着一大堆东西在十几米外推开了家门。
     他也是巫师吗?亚瑟望着那人钻进房门的身影有些疑惑,在麻瓜的街区里这么肆无忌惮地使用魔法……?格兰芬多毕业的吧?
     亚瑟觉得这只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巫师,便没太管,低头继续钻研自己的魔药论文了。
     但是事情的发展越来越不对劲,在发现隔壁琼斯是一个巫师后的几天里都十分奇怪—
     第一天,亚瑟继续钻研那篇魔药课论文时见着一个姑娘,她站在街道的一头时,还是个留着金色短发的巨乳辣妹,但当她过完马路后就变成了一个留着长卷发穿着小裙子的乖巧女孩,往前走了没几步,变成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姑娘,等站在门口后一瞬间又变成了一个蓝皮肤的红发……阿凡达???
     亚瑟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用了十多年的双眼——一个会快速换衣的易容马格斯而已!没事没事!他这样安慰自己。
     第二天,琼斯家前一秒还空无一物的墙壁上在亚瑟一低头一抬头的功夫就凭空多出了一个漩涡,一个…啊不两个…三个……五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不对,是飞了出来,那个梳着大背头的肌肉男扛着几个家伙从那个漩涡里平移了出来。
     亚瑟看的目瞪口呆,羽毛笔都掉在了地上—平移,你咋不旋转呢?一定,一定是新型的门钥匙!
     第三天,三个人结伴而行,黑发的男子被挤在中间,他伸手点燃了奶白色头发的高大男人递过来的烟塞进了嘴里,然后帮一旁那个孩子把他手里融化的冰淇淋重新冻上。
     亚瑟想着,还好还好这次比较正常—等等怎么下雪了这是雪女吗!不对雪女怎么可能会点烟!!!
     “爸爸,隔壁的家伙是巫师吗?”
     一旁看报纸的斯科特头也没抬。
     “知道你这gay里gay气的小兔崽子看上人家了,喜欢就去告白吧爸不歧视同性恋,儿大果然不中留…”
     亚瑟对自己的爸爸表示无奈并有一种想阿瓦达他的冲动。但他当时并没有去问隔壁的琼斯。
     于是他又在接下来的几天见识了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中长发男子、随手一抓就是一支花的变态大叔、啃着好像永远啃不完的番茄的情♂侣、手里能变出钢刀的猫耳发型男等越来越不像巫师的家伙后,亚瑟终于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敲开了琼斯的家门。
     “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先生。”
     “我不是巫师哦,斯莱特林的小家伙亚蒂!”那人露出一个笑朝里面大喊了一声,“你们看,hero就说hp的世界是真的!”
     “啊……可是您会膜…”
     “这不叫魔法啦!伙计—”
     “艾米莉,你抢hero的台词!”
     “heroine只说自己想说的—”
     “好啦好啦,你先闭嘴!”
     “不给面子!”艾米莉换了一身背上写着智障Alfred的体恤进去了。
     琼斯朝亚瑟眨眨眼。
    「亚蒂,这其实是超能力哦!你看过X战警吗?麻瓜的一种漫画—」
    「这是…摄神取念?而且不要叫我亚蒂!」
    「不是,都说了是超能力了,亚蒂。」
    「都说了不要叫这个」
    「那柯克兰?」
    「亚瑟就好了,还有我没有看过什么麻瓜的傻画。」
    「以后看也没事啦,做个朋友吗?」亚瑟还没有来的及在脑海中回答,面前的琼斯就伸出了手。
     “阿尔弗雷德·F·琼斯,没有绿箭,但交个朋友?”
     “嗯…勉强答应吧。”亚瑟握住他的手。
     “对了,绿箭是什么?”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