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双豹】Something About Your 上

年龄操作,25雇佣兵Eick/18无家可归前小少爷T'challa
不是骨科,但是很早之前有过交集。
两个无家可归的人互相救赎的公路片吧(
写双豹,换心情(
——以上——

-Delay’ed Response-

T'Challa刚醒,有些发懵,他盯着眼前那个坐在床上的男人。

“……你是谁?”他问,声音不大,在狭窄的单间里也足以引起另一个人的注意。

“醒了?”Erik偏过头看他一眼,回避了那个问题,他在床上摸索了一会,然后抬手,丢了一件衬衫给T'Challa,“穿上吧。”

衣物正好丢在了T'Challa的脑袋上,整个把他罩住,这时他才发现自己除了内裤一丝不挂,风扇一直对着他的方向吹,在注意到衣物之前一切没事,不过穿上那件衬衫后,他好像有点冷了。

“我的衣服呢?”他问了第二个问题,扣上了最后一个扣子,衬衫很长,超出手一节,下摆盖到了大腿中部。

“你浑身都是泥巴和血,应该是洗不干净了——反正我洗不干净,就帮你丢了。”

得到了回应让T'Challa有点满意,衣服丢了对他说没有什么,虽然它们可能的确价值不菲,却连他家家产的零头都比不上。

“那我的父母呢?”T'Challa得寸进尺的想要知道更多,对方并没有限制他的自由,他在房间里晃了一圈才得到沉默已久后的回答——

——“他们死了。”

这个消息过于突然了,以至于那些单词从空气传到T'Challa脑子里后,他有些神情呆滞的愣在原处。

Erik意识到自己的措辞不当了,但他实在不会太会安慰别人:“额,听我说,其实他们是去了更好的地方……”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十八岁了,昨天就成年了。”T'Challa对这种安慰格外不买账,不过他并没有显出多么的恐惧,父亲在前几天亲口和他讲过他们的军火生意有多么的招人眼红。

“如果是指十二号,那应该是前天——噢,别那么看我,你昏了一天一夜。”

“所以他们已经死了两天了?”T'Challa的声音有些颤抖,不过他自己好像没有注意到。

“对,似乎刚好两天。”

“那么,是你杀的吗?”

T'Challa好像想起来了,两天前,去生日会的路上,突然抛锚的汽车和父母的死——以及迷迷糊糊中,面前男人的脸。

“……不是我,是别的人——但我本来打算杀的,被人抢了先。”Erik几乎是毫无隐瞒了,毕竟在他看来这个小鬼毫无威胁,“你应该清楚你们家近乎垄断市场的军火生意多么遭人嫉妒。”

他确实清楚,T'Challa点了点头,便无声了,沉默地盯着某个角落看,Eric也看着他,过了一会,他站了起来,从床头拿过自己的夹克。

“我得出去一下,你不要走。”

“我还能去哪。”T'Challa回了一句,然后是门关上的声音。

T'Challa不确定过了多久,或许很久,也或许就一会,Eric提着两个纸袋回来了。

他才一进来,T'Challa的脑门就又受到一记暴击——是一条牛仔裤。

“我不知道你穿不穿的下,不过先穿上吧,我看着你都冷。”

过于松了,皮带只能扣在最后一个孔,其他的都松到一走就掉,不过还算凑合,至少不冷了。

“还挺好看,我眼光不差。”Erik说着,从另一个纸袋里拿出餐盒,炒面略有些油腻的味道远远地飘到T'Challa的鼻腔里,他这才发觉,自己好像有点饿了。

-Growth Period-

T'Challa笨拙地拿着筷子,把炒面往嘴里扒拉,吃的嘴唇油亮亮的,这家餐馆味道一般,但现在肚子饿了,给他一块什么都没有涂的白面包他都能吃的津津有味。

“擦擦嘴,你吃的满下巴都是油。”T'Challa才刚吃完,Erik就抽了张纸递过来,他餐盒里的炒面才吃了一小半,好像之前根本就没有吃一样。

有那么夸张吗,T'Challa接过纸,随便擦了两下,嘴里塞着面条,含含糊糊地道谢,眼睛却还是发亮地盯着Eric的餐盒。

不知道是目光太热切还是Erik太善解人意,那个餐盒被推到了T'Challa面前。

T'Challa的眼睛更亮了,捧起餐盒继续扒拉,两腮鼓起的样子逗的Erik笑了出来。

“要不是我吃过了,还以为你吃的是什么稀世美味,能让贵公子丢掉礼仪不顾一切。”

“面不算难吃,况且我真的很饿。”T'Challa又解决掉了半盒,满足地往椅背上一靠,看起来是真的饱了。

“你知道吗,”在短暂的安静之后,Erik开口了,“我前女友喜欢把嘴巴涂的亮晶晶的——就像吃了炒面一样,她每次涂完之后就会向我索吻,所以小男孩——你再不擦擦嘴,我可能会把持不住。”

“不要叫我小男孩,我成年了,十八岁,多两天。”

“我十八岁的时候可比你高。”

“我就比你矮一点——我还可以长到二十岁。”

“随你怎么说,只要你比我矮一天,对我来说,你就是个小男孩。”

T'Challa对这场谈话已经兴趣缺缺了,他把目光转向水泥色的墙壁,擦干净的嘴什么都不说。

“好了,别闹别扭了小男孩,你还要把那堵墙看穿吗?”Eric再一次打破这该死的沉默,“快来收拾一下,我们下午就要走了。”

T'Challa这才回过头,他问:“……下午?为什么?”

“他们要的是杀光你全家,包括你,而你现在还能在这吃东西,都是我救了你,懂吗,他们现在肯定在疯狂的找你打算要你的命,我们得赶快离开这。”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T'Challa问。

“鬼晓得,这难道不该问你自己吗?”Erik把所有的东西都往那个大包里塞,“哪些人可以在你们全家死光之后得到你们的生意,又有哪些人对这个虎视眈眈,这些我他妈怎么可能知道,我只是个雇佣兵。”

“……嗯,大概有,格雷·沃尔森——”

“你慢慢想。”Erik拎起那个包,锁好门,拉着T'Challa往楼下跑。

他感受着对方手掌心的暖意,努力跟上大步迈开的步伐。

我愿意和他一起走吗,T'Challa问自己,我愿意吗?

管他呢,他得出一个结论,管他呢,反正他也无处可去了。

-On The Way-

车看起来有些年纪了,车壳的铁皮上有子弹打出的凹痕,座椅上的皮革有些脱落,收音机音色沙哑,电台播的是T'Challa说不上名字的吵闹音乐。

“你坐前面。”Erik打开后座的门,把包丢进去,“后面有东西,坐前面,系安全带。”

汽车马达的轰隆声和音乐的鼓点交响,Erik的车速随着城市至乡间的交替越发狂野,到了后面T'Challa直接体验到了贴地飞行的感觉。

“停车,停车——”

“你还晕车啊,中午的炒面都吐没了吧。”Erik抽了两张纸贴在T'Challa的脸上,他面色发青,用贴在脸上的纸擦了一圈。

“你开车太快了,慢点好吗?”

“要求还挺高,再忍忍吧,下一个城市我们就停。”

车又开了,速度慢了很多。

“我叫T'Challa,不过我想你应该知道……”他说的很小声,几乎淹在乐声里。

“是啊,我确实知道,不过你叫我哥哥就好,名字就算了。”

“你得公平交易,你都知道我的了。”

Erik不回答,T'Challa也不说话了,每每都是这样,而T'Challa也不擅长打破僵局,只能等另一个开口。

“Erik,我他妈的名字是Erik,满意了吗,小鬼?”

“满意了,非常满意,你好啊Erik。”T'Challa说着,咧开一个难得一见的灿烂笑脸。

“……够蠢的,”Erik小声地嘀咕,“好了,快下车,我们今天晚上就住这里了。”

“唔,嗯。”T'Challa含糊地应着,推开了车门。

酒店环境很糟,但是Erik说:“我的目标是让你不要死,不是让你体验豪华旅行。”

“那我能睡床吗?”

“不。”

“我不打呼噜不磨牙,睡的时候很老实。”

Erik盯着T'Challa看,他也盯回去,以表达自己睡床的坚定决心。

“……行吧,但你要发出一点奇怪的声音,我会把你踢下去的,毫不留情。”

对视的结果呢,显而易见,他成功了。
————
下章是Erik视角(
我争取三章写完叭
三个英文分别是:延迟反应,生长期,在路上。
这里是中:
http://love-arthur.lofter.com/post/1e1a6a0e_eeb582cc

评论 ( 6 )
热度 ( 69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