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双豹】Something About Your 中

年龄操作25雇佣兵Eick/18无家可归前小少爷T'challa
不是骨科,但是很早之前有过交集。
两个无家可归的人互相救赎的公路片吧(
今天来的晚了几天的一大盆狗血
上在这:http://love-arthur.lofter.com/post/1e1a6a0e_eeb127f6

——以上——

-Malevolent Arson-

手心感觉到小男孩皮肤的柔软,他自己腿脚发软,只能任由男孩牵着走,身后的火映的人脸蛋发红,浓烟的呛的他说不出话,耳边满是惨叫和木头坍塌掉落的声音。

他刚刚还坐在那里玩他的PSP,火转眼就烧起来了,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快点,往这里跑!”男孩的声音稚嫩悦耳,比自己青春期变声中的公鸭嗓的好听无数倍,他有些惊讶,自己在生死关头居然还能有兴趣欣赏别人嗓音。

这个小男孩是今晚的客人带来的吗,是父母顾客的孩子吗?他不知道。

一路跟着男孩跑出了庄园,跑到了前面隔着池塘的一大片草地上,眼前是火红的,铺满了,半边天都被烧灼着,户外的空气都被烤得温暖。

Erik大口吸着空气,心里劫后余生的喜悦却一下子被什么覆过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父母还在里面。

火光碎了。

Erik从简陋旅店半软不硬的小破床上坐起来,因为噩梦和糟糕的睡眠体验现在格外烦躁。

6:13,有点早了,他想睡回去,又发现自己根本就睡不着。

床尾的男孩倒是睡得很熟,他如自己所说的一样,睡着了很乖,平坦的胸膛因为呼吸上下起伏着。

可与外表相反,这家伙完全就是个大麻烦。

Erik想,自己为什么要救这个麻烦。

他努力学习工作这么多年只是想替父母和白白死去的一庄园的人报仇,而如今一点力气没有花就看见了仇人的惨死,自己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从别人手里救下T'Challa?

为什么,他不知道。

也许是多年前的相救。

也许是莫名其妙的同理心,他不希望男孩也像自己一样无依无靠流离失所,被仇恨填满。

他又躺回去,双手枕着脑袋,盯着掉光了漆的天花板,想了半天,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下次要住贵一点的酒店,一定要。

然后他又一次坐起来,穿好衣服,打算去吃点早餐,以补偿自己早起对身体的伤害。

等Erik回来,T'Challa已经醒了,他坐在床沿上,因为够不着地双腿交替着在半空中晃呀晃。

“我买了早餐。”Erik把手里的纸袋提起来,“你要坐床上吃吗?。”

“嗯,你买了什么?”T'Challa问。

“放心,肯定不会让你满意的,我没有那么多钱。”

“哦,是三明治吗?”

“对,培根和熏鸡肉的,要哪个。”

“随便给我一个就好。”

“你全吃了吧,”Erik把两个一起塞到他怀里,等手空出来后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快点吃,我们等下就走。”

“啊?”T'Challa刚咬了一口三明治,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就要走?”

“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你留在这。”

T'Challa赶紧往嘴里塞了几口,最后可能是发现了自己能力不足,又抬起头看着Erik,“我能在路上吃吗?”

“随你便,小男孩。”

车子又摇摇晃晃的上路了。

电台在上午放的是乡村音乐,随意的吉他扫弦和老男人沧桑的烟嗓,Erik想开快一点,车子狂飙时窗外的风声和音乐才相得益彰,可他看了一眼旁边嚼着三明治的T'Challa,良心又难得一见的跳了出来。

慢悠悠的车子,乡村公路连片田野的美景,要是旁边坐的不是个傻乎乎的男孩就好了,这他妈简直是接吻的最好时机。

“我快吃吐了。”

“要吐了的话就先放过那个可怜的三明治吧,不要再一小口一小口的啄它了,三明治的灵魂是大口咬。”

T'Challa很乖顺地咬了一大口。

“一坐车就吐是什么奇怪的技能?”Erik问,“我去帮你买点水,你吐完就回车上去。”

-Carbonated Drinks-

店员在打电话,一边说着什么,一边朝Erik这边看,Erik被盯着怪不舒服,瞪了一眼回去,对方正好放下了电话。

算了,管他呢。他开始专注于饮料。

他会喜欢喝什么,Erik打开冰柜,被冷气冲了一脸,可乐吧。

他小时候就很喜欢喝可乐,可是很难喝上一口,小男孩都会喜欢喝可乐的。

Erik又顺手拿了包烟,把它们一起放在柜台上,让店员扫条码。

“十二美元。”

他把钱递了过去,对方的手还在发抖。“涨价了?”他随口问了一句,把可乐拿起来,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可乐多少钱。

“啊……是量多了。”售货员似乎挺紧张的,眼神一直回避着,似乎很想要他赶快离开。

“是有什么麻烦了吗?”

店员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啧,反正我也没有时间管。他拿着那瓶可乐走出去,然后把它给了T'Challa。

“我不喜欢喝可乐。”T'Challa接过,拧开,只喝了一小口眉头就皱成了卷心菜,“可乐太呛了。”

“搞什么呢,小男孩不都爱喝可口可乐吗?”Erik把他赶上车,自己拉开车门,还来的急坐下,“你在车上等我一下,我烟忘了拿。”

T'Challa没在意,他正在想办法让可乐变成焦糖水。

果然是小男孩。Erik笑了,他走回便利店,几步迈到柜台。

“你们已经把他抓住了。”店员又开始打电话了,她的声音发抖,几乎是泣不成声:“现在能把我姐姐放了吗?”

Erik已经察觉到不对了。

“靠,靠!”他转头,急忙跑出去,“T'Challa!T'Challa——”

他看到T'Challa在摩托车上,男人捂着他的嘴。

那瓶开了盖的碳酸汽水掉在地上,焦糖色的粘稠液体洒在柏油地上,被太阳烤的,像血一样。

Erik发动了车,他要去抢回自己的男孩。

——————
应该还有一章叭
狗血吧!太狗血了!!
我爱狗血梗(挨打
k哥的少年经历就直接抄原著了(!
十二岁之前的是:
十二岁的小男孩被比他小五岁的小小男孩救了,然后这个小小男孩的父母是他的杀父母仇人(够狗血吧!

至于为什么要杀,是因为那个军火生意了,他们本来是合作伙伴,但对方反水了,成了政府军,就是这样。
还有两个英文
一个是恶意纵火,一个是碳酸饮料xxd

评论 ( 5 )
热度 ( 38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