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龙日霸天

正常更新频率是两天一次,肝力不足文又烂真是果咩(

我已经是个废霸天了_(´ཀ`」 ∠)_

“他们为彼此的世界着色。”

动不动就开车界不知名垃圾选手,OOC国家一级认证,文风废话连篇,幼稚可笑,剧情浅显易懂,逻辑混乱,望周知(

标个预警xx
2017年2月前全是APH相关(有米英,勿踩雷x)
2017年二月开始产韦斯莱双子x
2017年六月最后三篇信兽相关
2017年七月信兽相关,有标明cp
朋友们不要踩雷了(。)



嗨!这儿勿眠x叫我小闹也可以(最好别这么做(听起来蛮蠢的x
厚颜无耻的用自己写的东西当第一句…总之希望我所爱的他们都为彼此的世界添上色彩

一直在努力产出,一直是条咸鱼

大大们都是上帝给的宝物…但宝物们请快点产粮洒向凡间好吗quqqq

最后—Eddie Redmayne是我的!宣告所有权(脸

四月傻瓜

未完待续—
但不影响阅读x生日快乐啊双子xx
中国大学生AU欢乐向OOC歉quq

清晨的不知道第几缕光透过塔楼的玻璃窗户照了进来,今天是个大日子——大概是个好日子。
弗雷德醒了很久了—可是他的兄弟还在床上躺着,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戳戳他的脸。
“哇!”乔治突然坐起来,张牙舞爪的做着鬼脸。
1、
弗雷德又醒了,这次是真醒了。
他今年二十岁,大二,他的弟弟也大二。
看看桌边的闹钟,五点零二,他这辈子头一次起的这么早。
床铺靠窗的弗雷德丝毫不顾及室友的感受,兴奋的拽开窗帘,清晨的天蒙蒙亮,李·乔丹摸着脑袋坐起来。
“伙计,起这么早,楼下的煎饼果子买一送一?”
弗雷德没有理他,猛的推开窗,吸了一大口清晨的空气—或者说是一大口灰,然后他也没管冷风是不是不断的卷进来了,随便抓了件针织衫套上,从乱七八糟的寝室窜进了更乱七八糟的盥洗室。
李吹着嗖嗖的冷风有点凌乱,索性也不睡了,他套上自己的大花袄,落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窗关上。
等弗雷德捣鼓好,李正就着豆浆啃着油条从屋外回来,大概是许久没见把自己倒拾的对得起他的脸的弗雷德,嘴里那口豆浆差点没有喷人脸上。
“你终于肯洗洗脸了。”
“我不洗脸也比你欧。”
前者抬手就是一油条丢过去。
“我说你怎么突然兴奋,约到妹子了?”
弗雷德笑而不语地打着游戏。
今天确实是个大日子——不是大概是个好日子,而是个大的不得了的日子。
今天是愚人节,是他和他弟弟乔治的生日。
2、
普通的乔治走在普通的街,裹裹普通的风衣,戴上普通的耳机,看看普通的妹子,哼起普通的歌,等着自己普通的哥哥——
等等啊,今天一点也不普通!
他揉揉自己有些红红的鼻头,昨天晚上太冷了,感冒了。
想着他打了个喷嚏,用纸巾擦干后转头就看见了弗雷德贴的无比近的脸。
“卧槽。”乔治把入乡随俗的方言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额…刚刚?”弗雷德安抚着自己的弟弟,“你感冒了?要不要来点热豆浆?”
“这算什么——多喝开水的进阶版吗?”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乔治还是接过弗雷德递来的豆浆,闷了一大口,“今天打算做什么?”
“每月一次的兄弟相聚可要珍惜啊。”人托腮思考着,“中午想吃什么?”
“别总想着吃啊!”
“玩比较重要——”
“英雄所见略同!”
3、
今天的任务在他俩搁电玩城荒废青春的时候订好了—
第一步就是要去给乔治换个手机。
说起乔治手机的一生,他颇为冒失的主人在买来它的第一周,与他哥哥视频通话时便光荣负伤了。
具体原因是手滑导致的手机砸鼻,依稀记得那一天。
“啊啊,也不早了,那么晚安?”
乔治看看右上角的时间,点点头,“晚…啊!”
“安”字刚出口就转了调,变成了一声杀鸡般的惨叫,乔治成功收获了室友德拉科的嘲讽。
“砸到鼻子了,没事吧?”屏幕另一端的弗雷德贴心的问着。
“没…没事—”乔治伸手去拿手机,手一滑,那人类科技的进步与发展的见证物就像个敢死队员一样,英勇无畏的掉下了床。
“我的手机!!”
当然那天晚上之后手机依然顽强不屈的散发着蓬勃的生机,真正的悲剧发生于昨晚,手机先生和一碗红烧牛肉面坠入爱河,跳进汤汁里追逐爱情去了。
在乔治说完这段经历后,两位韦斯莱一致决定个手机立块碑—刻着“酷*手机V3,一台自由的小手机。”的那种碑。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欧阳龙日霸天 | Powered by LOFTER